<input id="4emcs"><acronym id="4emcs"></acronym></input>
  • <input id="4emcs"></input>
  • <menu id="4emcs"></menu>
  • <object id="4emcs"><acronym id="4emcs"></acronym></object>
  • 中國青年網

    村官

    首頁 >> 村官要聞 >> 正文

    山澗小溪顯“身價”

    發稿時間:2020-12-14 10:20:00 來源: 農民日報

      青田縣章村鄉吳村河道一景。

      浙江省青田縣章村鄉吳村黨支部書記王智標怎么也想不到,憑著穿村而過的2公里多長小溪,竟能從銀行貸出20萬塊錢??铐椀劫~后,村里準備用于魚屋建設、生態養護、景觀布置等。如此一來,既能讓河道對外承包價漲上一波,還能為接下來的“紅色旅游”發展添光增彩。

      最近,包括吳村在內的8個行政村,率先拿到了鄉政府頒發的河道使用權證。吳村更是首吃“螃蟹”,將該證作為抵押物,向青田農商銀行申請貸款。三年期、利率優惠、快捷方便,這讓王智標既感意外,又頗為欣喜。

      “通過賦權活權,讓河權變身金融產品,這就是生態產品價值轉化的一條渠道。等于告訴人們,只要把生態保護好了,把溪流守護好了,就能有更高價值?!泵鎸Σ稍L,具體負責“河權改革”的青田縣委常委陳海民同樣興奮不已。

      什么是“河權改革”?為何是“青田首創”?最終又如何賦予金融功能的?日前,記者專門前往當地深度采訪。

      “以河養河”打基礎

      走進吳村,溪邊豎著個“承包河段公示牌”,承包人名叫王福庭。話說這老王,見多識廣,早年在外辦模具廠,五年前竟回村萌生起承包河道的想法。最后,一群發小湊一塊,索性合資辦起公司和農場,既能垂釣,又能采摘。王福庭興致最大,主動擔任“帶頭大哥”。

      此刻,記者一路徜徉防洪堤,只見河水清澈見底,一旁翠竹倒映。常有人來此垂釣,據說就沖著對水質頗為嚴苛的石斑魚,外頭買得近百塊錢一斤。這時,王智標掏出手機翻相冊,“噥,你看,以前河道雜草叢生,垃圾也不少,多虧了承包出去?!?/p>

      一旁的章村鄉黨委書記李平告訴記者,章村地處山區,大小溪流密布,總長度大概有120多公里。幾年前,“五水共治”后,河道環境是變好了,可日常運維費跟路面保潔一樣,人均標準只有15元,為此鄉里每年還得貼上不少錢。2014年底,章村創新性地提出“以河養河”。

      簡單說,以往門前小溪人人有份,可誰都不管,最后還得村里花錢、花精力?,F在,鄉里出面,將河道對外承包,以村為單位,分河段公開招標。如此一來,河段算是有了主,清理、管護歸承包人負責,村里負責監督和收賬,一舉三得。

      “方式上,我們因村制宜,可以村集體自己搞,也可以合作搞,還可承包給農戶、企業等。當然,得以生態為前提,不能搞砂石采挖,也不能隨意投放魚苗、飼料,鼓勵開發親水游、生態垂釣、民宿配套等,做活‘水文章’?!闭麓遴l鄉長李劍鳴補充道。

      當時王福庭正是得此訊息后,才怦然心動。沒多久,各個村都積極響應,很快便實現了“河權改革”的全流域全覆蓋。據統計,承包改革后,每公里河道年均增收6000元,村集體因此可年增收8萬元,鄉里還能省下10多萬元的運維費。

      原是好事一樁,可也差點惹禍。由于河道承包劃界不清,眼見人家分紅到手,相鄰村子難免起爭執。原先沒人管,可承包就有人爭。為了化解矛盾,鄉里急中生智,對有爭議的分界河段暫且擱置,兩頭豎起“保護區”,誰都不能來釣魚。

      盡管奏效,卻非長久之計?!霸诤拥蕾Y源經營權屬的確定上,由于并無相關法律法規給予明確,還是給長期穩定經營和責任落實帶來了一定影響?!标惡C翊饲胺止堋拔逅仓巍?,三年前,轉到分管農業農村工作后,就一直在思考:能否參考農村土地的“三權分置”,再將“河權改革”跨出一步。

      “三權分置”鋪新路

      “河道所有權屬于國家,這是基本共識。但經營權、管理權仍很模糊,原先我們只能試圖通過村民代表大會等形式相對明確,可如果真正要確權頒證,就得縣級層面來統籌?!崩顒Q坦言,鄉里也希望進一步確權。

      縣里和鄉里不謀而合。正好,今年年初,全省水流自然資源所有權首次登記試點放在青田,主要針對甌江主干道青田段和四都港水域。受此啟發,能否將其借鑒用于縣級以下的河流?充分的調研和討論后,縣里明確提出農村河道的“三權分置”,即所有權、使用權和經營權。

      具體講,河道所有權為國有,由縣政府將縣級以下河道所有權賦權給河道轄區的鄉鎮管理,再由鄉鎮頒發河道使用權證至所屬行政村。行政村則將轄區的河道經營權收益通過公開競標發包到戶。按規定,使用權僅為河道養殖魚類使用,原則上不涉及其他。

      既然是確權頒證,白紙黑字,自然不得有半點馬虎。首先得測繪,明確四至,分清界線。好在前幾年,在章村鄉,村莊與村莊之間的糾紛已基本厘清,加之確定了使用權,對存有爭議的“保護區”河段仍予擱置,使得整個丈量過程十分順暢。

      記者在首批8本農村河道使用權證看到,其由青田縣政府頒發。內容上,使用權類型、權利性質、面積長度和宗地四至清晰可見,并且具有不動產單元號。在陳海民看來,山區小流域往往密布其中,有了確權這個基礎上,才能真正讓資源變成資產,并且有更多活權空間。

      巧妙的是,在謀劃河權確權頒證之初,青田就已將賦權活權考慮其中?!百x權活權有很多種可能,相對來說,賦予金融功能最為簡單,也最為直接,等于推開了另一重大門?!鼻嗵锟h金融發展中心主任林建利說。

      對此,在完成一系列的基礎工作之后,今年7月,青田啟動農村河道使用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率先在章村破冰。

      “金融活權”開局面

      經過相關機構的評估,章村鄉8個村的21公里河道,共獲得河道使用經營權項目銀行貸款授信500萬元。具體開展這項貸款業務的是青田農商銀行,該行董事長劉建偉就首筆貸款的整個流程,專門向記者進行了細致描述。

      申請河道使用權抵押貸款的村,首先得舉行村民代表大會,商討同意開展抵押貸款,鄉政府再出具會議結果證明,并提交給公證處。然后,銀行根據第一還款來源、資源狀況等確定授信額度,再將貸款合同、最高抵押合同,以及村經濟合作社將河權使用權證等一并提供給公證處。公證處審核后,完成登記。

      “第一步貸款的發放意義很大,為全縣11個鄉鎮、45個行政村已確權的河道自然資源由資產轉向資本提供了一條現實道路,是金融助力‘點水成金’的生動實踐?!绷纸ɡJ為,“河權貸”打開了一個全新局面,但同時坦言,這只是一個開端,今后仍有許多環節需補齊。

      劉建偉告訴記者,前不久,青田農商銀行以禎埠鎮優質生態產品使用權作為質押物,向禎埠生態強村發展有限公司發放了首筆“GEP貸”500萬元。他同樣指出,無論是“GEP貸”,還是“河權貸”,均屬于生態產品價值轉化形式,都需形成“確權、評估、登記、交易、收儲”的閉環。

      據了解,就目前而言,作為權宜之計,河道使用權證抵押貸款后只能在公證處登記,并未在自然資源局不動產中心進行登記,也缺乏與之相關的評估體系、交易體系、收儲體系等,這些都將對今后水流自然資源確權、賦權、活權的規范化與規?;瘞硪欢ㄓ绊?。

      劉建偉建議,下一步,政府部門可針對河權、林權、GEP等生態產品,嘗試建立收儲或流轉機制,給予統一估價、補償等政策,待今后規?;?,還應為這類創新試點貸款建立風險補償機制,以激發村集體、經營戶和金融機構等各方熱情,更好地推動“兩山”轉化。

    責任編輯:李華錫
    加載更多新聞
    快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