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emcs"><acronym id="4emcs"></acronym></input>
  • <input id="4emcs"></input>
  • <menu id="4emcs"></menu>
  • <object id="4emcs"><acronym id="4emcs"></acronym></object>
  • 搜索

    投稿郵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頁 >> 村官要聞 >> 正文

    鄉村運營師,讓風景更有“錢景”

    http://www.youth.cn 2020-05-24 09:50:53 中國青年網

      杭州臨安鄉村,從不缺少美。

      初夏時節,我們來到臨安天目山鎮月亮橋村,農田里綠色的波浪翻滾。干凈的道路兩旁,各具特色的民宿開門迎客。幾十公里外的湍口鎮,八都老街上的洪嶺饅頭、湍口燙畫、三聯索面店,吸引著游客。此外,近年來臨安打造的紅葉指南、文武上田等村落景區,都顯現“村在景中、景在村中”的意境。

      但發展的瓶頸也一度困擾這里,鄉村建設過度依賴財政投入,產業培育缺少專業人才,美麗風景難以轉化成美麗經濟。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如何將鄉村建設與經營結合起來,如何高質量發展鄉村經濟?2017年開始,臨安決定面向全社會招募鄉村運營師,吸引人才進村,促成了17個村落景區與12個團隊簽約,探索“鄉村市場化運營”模式。

      兩年來,鄉村運營師們帶來了哪些奇思妙想?他們能否承擔起鄉村業態引入、產業升級的職責?近日,記者來到臨安,觀察田野村舍里,正在發生的變化。

      既獨特,又富有挑戰——

      用奇思妙想開啟鄉村試驗

      小村石門,坐落于臨安、余杭與安吉的交界處。我們沿著盤山公路進入高虹鎮石門村,兩側青山環繞,溪水潺潺,像是不見人煙的“人間秘境”。老酒坊、豆腐坊……我們轉進修舊如舊的石門老街時,又看到一番生活氣息濃郁的場景。一些游客正在其中體驗磨豆子和釀酒。

      過去,因為地理位置所限,石門村的發展一度受限。而它的改變,離不開婁敏的回歸。

      婁敏是高虹鎮石門村人,年少出村到城里辦公司,已創出一番事業的她,保持著每月回村看望老人的習慣。

      石門村并不缺旅游資源。明清時期的老街、經營百年的藥店、杭徽古道驛站等,至今留存。但時過境遷,偏遠村莊變得落寞,成為只有20余位老人留守的空心村。婁敏的外婆,就是其中一位。

      一開始,臨安文旅局副局長陳偉宏找到婁敏,讓她負責運營高虹鎮石門村,婁敏拒絕了:“我一個做生意的,可管不好村子?!蓖德飞?,婁敏一遍遍勾勒鄉村的模樣,說不了解石門,但她心里是有點數的。

      2017年初,為創建浙江全域旅游示范市,臨安著手整合美麗鄉村,打造村落景區。石門村與相鄰的大山村、龍上村被規劃為“龍門秘境”景區。環境整治、房屋外立面改造、旅游集散中心建設……短短幾月,項目緊鑼密鼓推進,資金也投入不少,小村逐漸顯現新氣象。

      但吸引游客、聚攏人氣,并不容易。村里的3家農家樂,除節假日和周末,平日頗為冷清。滿山的竹林與茶園,因少人打理,許多都荒廢了?!疤上Я??!眾涿舨挥筛袊@。

      石門呈現的,正是臨安甚至是全省鄉村建設遇到的普遍困境。10余年來,當地打造的美麗鄉村,雖有美麗的外殼,卻沒有造血的功能。一些村莊缺少產業植入,對游客吸引力不強,農民增收缺乏持久動力。一些村莊,項目建好、業態引入后,交給村委會運營,但村委會卻無力維持,發展難以為繼。

      “歸根到底是缺人?!标悅ズ暧X得,無論是發掘鄉村生態、生產、生活價值,還是推動傳統產業向文旅、農旅融合等現代產業轉變,都需要能夠統籌資源、整體策劃的綜合人才,“鄉村建設,不可能依賴政府無限投入,鄉村經營,靠村干部和村民本身也遠遠不夠,必須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p>

      “不管村子,只管運營?!鄙钏际鞈]后的陳偉宏再次找到婁敏。

      “哦?什么模式?”這一次,婁敏有了好奇和期待。

      鄉村運營的模式,聽起來既獨特,又極富挑戰。運營師與村集體自愿簽約,雙方組建合資公司。村委會管理村莊事務,運營師則負責旅游產品打造、主題活動舉辦等,形成具有一定盈利能力的鄉村業態,最終收益按照公司股份分成。每年底,臨安區里還將組織第三方機構開展績效考核,對考核合格的鄉村運營師實行2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的獎勵。

      當年年中,臨安文旅局牽頭召開首場“鄉村運營師招募會”,吸引20多名旅游、文創類企業代表參加。同時,他們向社會發布“招賢令”,邀請具備策劃文創能力、集聚資源能力、市場運作能力以及兼具鄉土情懷的人才,投身鄉村事業。

      在旅游市場摸爬滾打近20年的章小云、從事戶外產品外貿行業的唐曉丹、媒體編導出身的胡益波、太湖源鎮白沙村老支書夏玉云……兩年多來,12名運營師陸續到來,用他們的奇思妙想,開啟了一場與眾不同的試驗。

      既要發現美,又要把資源變成產品——

      看政府與市場如何優勢互補

      與其他村落景區相比,太陽鎮雙廟村有些平凡,山不夠深邃、水不夠靈動、林不夠秀麗。但運營師唐曉丹不這么看,大山谷套小山谷的地理特征、村口綿延3公里的杉樹林、前田后屋的鄉村景觀、淳樸良善的民風,在她眼里都是亮點。

      剛到村里,唐曉丹就提出要帶我們逛一逛?!皠e看這是個不起眼的小村子,但里面蘊藏很多寶藏。每家每戶,我們都深入其中挖掘特點,打造鄉村游的節點?!闭f著,我們來到畬族文化傳承人藍大叔的家門口,梅干菜的味道飄香四溢?!八拿犯刹耸且唤^,我們也開發出來,成為鄉村旅游體驗的一個項目?!碧茣缘ふf。

      2018年10月,當臨安向她伸出橄欖枝時,這位80后都市女性欣然應允,與村里合股成立杭州慕仁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個人占股65%,村集體占股35%。

      唐曉丹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兩個月組建團隊、摸清家底、作出規劃。

      越發掘,越驚喜。會做木工的羅師傅、種田達人羅阿姨……逐戶訪談中,村民隱藏的手藝,讓人腦洞大開。唐曉丹帶著團隊,為雙廟村量身打造一條長4公里的路線,串聯山谷與水庫,布置豆腐坊、酒坊、油坊、花園餐廳、龍蝦餐廳等業態,并通過鄉村集市、音樂節、釀酒節等活動聚攏人氣。

      “做鄉村運營,既要有發現美的眼光,也要有把資源變產品的創意?!碧茣缘ふf,未來的雙廟村,不會是特別賺錢的景區,但一定是具有美感的鄉村生活空間。

      清涼峰山腳下的楊溪村里,運營師章小云則在思考另一個命題:如何實現鄉村業態可持續發展。

      事實上,早在2014年,村里就與章小云所在的臨安旅游集散中心有限公司有過合作。依托郎氏祠堂、韓世忠墓等,他們共同開發了“忠孝學堂”課程,每年吸引1萬余名學生游玩,體驗忠孝文化。

      “但仔細盤算,除了入場費,真正給村莊帶來的收益不多。這些年,桐廬、建德等地古村落建設發展很快,市場競爭也更加激烈?!被▋蓚€月時間,調研游客與村民需求后,章小云拿出了運營方案——拉長產業鏈,拓展新市場。

      “忠孝學堂”課程內部,加入做麻酥糖、編草鞋、農耕體驗等活動,將原本半天的行程,延長至一天甚至兩天。同時,利用村落景區建設資金,打造全新的體驗基地,增加小火車、土灶頭、戶外運動區等業態,吸引學生以外的游客群體。

      “以前,村里做項目,要么缺少特色,要么種類單一,看不到持續收益?,F在不一樣了,運營師比我們更擅長用市場角度想問題,游客喜歡什么,就針對性地投什么,用好了資金,升級了產業,村莊發展也更有生命力?!睏钕妩h支部書記楊建政說。

      與章小云和唐曉丹的“輕資產”運營模式有所不同,高虹鎮里,婁敏的行動,更為大膽。

      此前,與高虹鎮簽約,成為“龍門秘境”村落景區運營師時,婁敏曾為自己做過清晰的職責定位:農產品包裝開發、農家樂整合提升、營銷活動策劃舉辦。

      “但一切成立的前提,是村莊有人氣?!眾涿粽f,入村不久,她就發現依靠現有農家樂吸引大規模游客不現實,必須充分盤活山水資源,才能形成完整的產業鏈,鄉村才能真正留得住人。

      單點改造見效慢、招商引資不順利,婁敏索性將此前公司的大半收益投了進來。兩年時間,她累計投入3000余萬元,流轉閑置農房、土地,打造“壟上行”民宿、菊花基地、高山蔬菜基地。

      如今的她,身兼運營師和投資商雙重身份,管理投資項目的同時,也統籌著景區整體運營活動,邀請設計師改造農家樂,打造共享竹林、共享酒吧,千方百計讓資源活起來。

      在臨安鄉村運營顧問錢昌欣看來,不管是先運營后投資、先投資后運營,還是單純運營,這場實踐最大的價值在于,改變了政府“大包大攬”的做法,鄉村運營師承擔村莊發展規劃、產品開發、旅游營銷等職責,村集體協助運營、協調村民關系,政府負責配套建設、規范引導,三者各司其職、優勢互補,為鄉村可持續發展提供基礎。

      既要留住游客,又要吸引年輕人返鄉創業——

      激活鄉村發展內生動力

      我們剛走進龍門秘境村落景區,一股香味撲面而來。村里的空地上,10多組村民起鍋、燒油、倒進牛肉和辣椒等……臺下,游客們望眼欲穿,想要品嘗第一口醬。伴隨著濃濃的香氣,一道道秘醬燒制完成。

      今年的“五一”假期,因為一場“龍門秘醬節”,龍門秘境村落景區里,迸發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千余名浙江、安徽、江西等地游客慕名而來,人們到這里品嘗特色美食,體驗鄉村生活。

      婁敏告訴我們,兩年來,通過市場運營、活動宣傳以及梯田、花海等整體景觀打造,偏遠山村實現逆襲,游客數量達到5萬余人次。石門、龍上和大山3個村村集體經濟分別達到10萬元、17.5萬元和20萬元。

      線下火爆的同時,線上也很熱鬧。今年年初,借著太陽鎮入選“省級農業強鎮”創建名單的契機,唐曉丹的團隊聯合全鎮10余位農業大戶,開發了“暇暇農”平臺,設計了“田地認養”“農產品銷售”“村民有話說”等版塊。

      這些天,微信公眾號與小程序一經上線,便吸引不少人關注。雙廟村村民羅秀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種的米,經過設計包裝,竟能賣出10元一斤的價格??吭诿袼藓筒蛷d幫忙、賣農產品,去年她的收入增加了1萬余元。

      更有意思的是,“村民有話說”的版塊里,10多位村民定期發布音頻,向粉絲傳授種田、釀酒的經驗,竟引來不少點贊,成了雙廟村的“網紅”。做木工的羅師傅好奇不已,一邊參與網絡討論,一邊琢磨提升自己的手藝,為村莊景觀節點打造了木秋千、竹平臺等物件,看起來越發精巧、充滿意趣。

      在唐曉丹深入挖掘鄉土人才、引導他們重新認識鄉村時,天目山鎮月亮橋村里,運營師陳聰將目光聚焦大山以外的青年。2018年開始,他著手盤活村民閑置的11棟農房,對外招引投資商。11個青年團隊先后入駐,打造了民宿、木藝坊、雕塑館、美術館、玫瑰莊園、四季果園、天河酒坊等業態,玫瑰精油、玫瑰醬、天目茶盞等文創產品也相繼推向市場。

      在陳偉宏看來,這些也正是臨安想方設法招募鄉村運營師,而不是投資商的關鍵原因,“相比投資商只負責項目在村莊的實施和盈利,考慮游客數量和經濟回報,運營師更注重整個村落的資源利用和多元業態打造,更關心村民觀念轉變,更關注如何吸引年輕人返鄉創業,因此也更能激活鄉村發展的內生動力?!?/p>

      據統計,兩年多來,臨安17個村落景區,累計以商招商22家、落戶項目35個,總投資達1.67億元,吸引文創、電商等專業人才98人,吸引返鄉村民85人,為鄉村振興注入鮮活力量。

      為此,去年底,臨安提出進一步深化“鄉村市場化運營”模式,在招募優秀鄉村運營師、推動人才“上山下鄉”、促進農民持續增收等方面發力,打造以“八線十景”為重點的示范型村落景區。

      因為年度考核中,楊溪村集體經濟翻番、農民收入提升20%以上的好成績,章小云如今又成了湍口鎮3個村的運營師,被賦予新的職責。

      眼下,她正計劃以湍口老街為突破口,在全鎮每個村選一項非遺或一道美食,打造豆腐坊、索面坊、燙畫坊等各具特色的體驗店鋪,展示村莊文化的同時,也為村民帶來收益。

      “與單獨一村不同,一個鎮的運營更需要考慮整體統籌、差異發展,也更需要鎮、村支持參與?!闭滦≡普f,把資源變成創意,再將創意變成產品,并不容易,“但新生事物成長總會有挑戰,如果誰都能做、隨便就能成功,不就變成一件普普通通的事了嗎?”

      看來,對于湍口的未來,她已滿懷信心。

    編輯:左橙 來源:浙江日報

    快乐棋牌